晋南言情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晋南言情网 > 清末的法师 >第886章 AD回头,必有缘由

第886章 AD回头,必有缘由

  ”

  果然,凤竹荪擦擦额头冷汗:“既然确有其事,那……依我看,发一篇也没什么了不起。”

  迟一生竖起大拇指:“生子当如凤竹荪。”

  “刊登归刊登,你若是骂人,我也不是好惹的。”

  迟一生奸笑起身向外走,到门口回头说:“切记,明晚前报纸要出现汉口大街小巷,哪怕印刷量少也要及时。”

  为何这般急?

  只因看《汉口中西报》的不但有国人,也有洋人。

  ……

  美国。

  弗莱迪·帕维特收到回信后,也不管几点,第一时间给弗兰德·诺克斯打去电话。

  弗兰德·诺克斯沉声问:“赵传薪怎么说?”

  弗莱迪·帕维特想了想,没有转述赵传薪原话。

  赵传薪原话是通知,通知他下个月初会来美国。

  可大罗对他的限制令还没结束,按道理说赵传薪是不能来美国的。

  所以,弗莱迪·帕维特委婉的说:“诺克斯先生与老爷商量的是家国大事,我认为,您与老爷面谈为好。”

  与其直言,不如退一步,看看弗兰德·诺克斯的态度。

  弗兰德·诺克斯沉默了几秒,说:“赵传薪可以来美国,但要低调,不能出现在公众视野。如果发生了不可预测的事情,我不承担任何责任。”

  弗莱迪·帕维特心说:政治家为了达到政治主张,真是不择手段。

  连老爷这等祸害,都敢让他来,美国人果然疯狂。

  他笑了笑语气轻松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老爷下个月初会来美国,具体时间,他没有通知。”

  弗兰德·诺克斯:“……”

  焯,既然他早就决定要来了那你还说个嘚儿啊?

  挂了电话,弗莱迪·帕维特想了想,反正还没有睡意,干脆给派克公司发了一通电报。

  因为老爷提到过让他联系派克自来水笔公司,不知抽哪门子风要做自来水笔生意。

  没多久,他收到了一封来自于乔治·派克长子拉塞尔·派克的回信:硫化橡胶笔杆自来水笔,少于6美元不卖;金属笔杆自来水笔,不带雕刻,少于9美元不卖。不议价。

  弗莱迪·帕维特气笑了。

  硫化橡胶笔杆很脆,摔地上可能就坏了,所以便宜。

  金属笔杆,因为单薄,精工,光是流水线难以生产,还需要人工参与,所以造价贵了些。

  但弗莱迪·帕维特已经找人打听过了,别人的进货价要比拉塞尔·派克的报价便宜些。

  弗莱迪·帕维特已经自报家门了,对方这是反而要拿他当冤大头?

  他冷笑着,又发去了一封电报:威斯康星州距离纽约不远,我认为你应该慎重考虑一下报价问题。

  餐车帮已经发展到了威斯康星州,但是那边人手不足。

  威斯康星州,派克公司,拉塞尔·派克看着电报内容,身体向椅背靠去,嗤笑道:“什么东西,竟然敢威胁我?给亚洲佬当狗还当出了优越感?卖别人便宜,卖给你们就要加钱,狗娘养的!”

  弗莱迪·帕维特等了半天,没得到回信,不由得耸耸肩:“小朋友不听话,如之奈何?”爱读免费小说app无广告、更新最快。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下载:https://cdn.y13398281206.com/apk/aidufree.apk敬请您来体验无广告阅读app爱读免费小说app

  ……

  “飞鹰号”驱逐舰正与日本“四国丸号”商船和“矢风号”驱逐舰对峙。

  四国丸号商船上的日本商人西泽吉次嚣张的双手扶腰,隔海高呼:“此为西泽岛,莫要自误,速速离去。”

  飞鹰号舰长黄钟瑛沉着脸:“尔等罔顾事实,擅自侵占我们岛屿,是何道理?”

  西泽吉次指着矢风号说:“看见了吗,这里是西泽岛,受我们炮舰庇护之地。”

  黄钟瑛恨不得立刻开炮。

  但他不敢。

  他阴恻恻的说:“记得二辰丸一案发生时,有人说过一句话——非中国人登岛,必须向我报备,否则谁去谁死,勿谓言之不预!”

  西泽吉次脸色微微一变,旋即冷笑:“呵呵,我没听过,总之这里是西泽岛。再者,你们海军要靠外人助拳才有勇气在大海上说话吗?”

  黄钟瑛面色一滞。

  这就尴尬了。

  那句话是赵传薪当初对日本公使林权助说的,在广-东一带流传甚广。

  林权助当初被扇了个嘴巴子,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
  可尴尬的是,赵传薪仅代表他个人。

  黄钟瑛只能用赵传薪的话来警告,却不能调遣赵传薪去做什么。

  如果他那么干,恐怕里外不是人,清廷也不会允许。

  当初赵传薪说了那话后,东沙岛上日本人第一时间撤离,尤其是眼前这西泽吉次。

  然而,没过多久,赵传薪离开,西泽吉次便卷土重来。

  日本人一直都是记吃不记打。

  张人骏得知后,也不好再找赵传薪。

  否则会遭受朝廷猜忌。

  就这样,东沙岛被以西泽吉次为首日本商人占据,疯狂开采岛上“鸟屎”,捕捞海产资源。

  日本人反客为主,当地商贾和渔民失业,血本无归,海权失落。

  里子面子都丢了,却无可奈何,只有黄钟瑛乘坐飞鹰号多次登岛去搜寻东沙岛属于中国的证据。

  黄钟瑛很生气,但情知今日讨不到好。

  他挥挥手:“返航。”

  西泽吉次抽出腰间佩刀,举着向天哇哇大叫,身后被他纠集的一群日本打手也纷纷拔刀耀武扬威。

  西泽吉次还不肯善罢甘休,对矢风号炮舰喊:“我们来送飞鹰号一程。”

  于是,商船和炮舰,一起不远不近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